点击最多

 

猜你喜欢

“铁公鸡”深大通融资47亿20年未派现-股票频道-金融界

2017-10-09 11:54

  长江商报消息上市23年来大股东四次易主,仅在上市初期累计派现3800万

  □本报记者沈右荣

  20年未进行现金分红,深大通(行情000038,诊股)(000038.SZ)可谓A股市场“铁公鸡”的样本。

 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深大通历年财报发现,上市23年来,深大通共计融资47.67亿元,派现仅在上市前三年实施,累计派现3800万元,派现与融资比低至0.008,而近20年未进行派现。

  不过,深大通20年未进行现金分红或许有苦衷,公司早已沦为“壳”。

  长江商报记者采访发现,23年来,6年亏损17年盈利,盈利的年份中,不算去年,除了2008年因股改及资产注入使得当年虚增净利至1.89亿外,其余15年的净利润均不到4000万元,其中有8年的净利润只有数百万元。与派现密切相关的每股未分配利润,也有长达11年为负数。

  此外,深大通业绩平平背后是公司股权走马灯似地变换。上市以来,公司大股东四易其主。与之相随的是主营业务几经变换,从电子元器件到传媒、房地产,再到如今的地产和新媒体双主业。期间,公司有近6年暂停上市。

  2015年似乎是深大通的吉祥年。当年,公司实施了重大资产重组,实现了产业转型升级。受此影响,去年公司净利2.33亿,同比大增38倍。不过,有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,转型后的深大通能否持续盈利,有待市场进一步验证。

  令人欣喜的是,4月15日,该公司响应监管层“喊话”,修改分红预案为每10股转6股派1元,迎来了20年来首次派现的曙光。

  股本扩张3.78倍,派现融资比低至0.00797

  在分红派现备受关注背景下,深大通露出了“铁公鸡”原形。

  深大通历年财报、公告等公开资料显示,上市23年来,公司仅在上市前三年进行过现金分红,分别为每10股派3.30元、1.5元、0.68元(均为含税),共计派现0.38亿元,此后的20年间,再未进行现金分红。

  不过,4月15日,在监管层喊话后,公司以修改分红预案回应,在原每10股转6股的基础上增加派现1元。

  20年未进行现金分红,那么,深大通通过资本市场融资情况又如何?

  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,深大通IPO融资4416万元,1995年进行了一次配股,为每10股配2.6股,融资1620万元。上市以来,进行过两次增发募资,共计融资47.07亿元。算下来,公司上市以来累计融资47.67亿元。

  一般而言,派现融资比最能反映上市公司对投资者的回报力度。

  长江商报记者计算发现,深大通的派现融资比低至0.00797,相较公司股本3.78倍的扩张速度,显得相形见绌。

  不过,深大通或许有难言之隐。

  记者查询发现,23年来,公司6年亏损、8年微利,除了去年及2008年,15年间实现的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不足4000万元。总体而言,23年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累计仅有1.49亿元(不算去年),平摊下来,每年仅盈利649.94万元。

  与现金分红相关的是,公司每股未分配利润也不好看。23年间,有11年每股未分配利润为负,这一数据为正数的12年间,其数值均低于0.5元。

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系一教授告诉长江商报记者,如果公司每股未分配利润超1元,就具备每10股送10股或每股派现1元红利的能力。从深大通历年每股未分配利润来看,其数值近半财年为负,即便为正数的财年中,有的低至几厘钱,这样的财务状况显然不具备现金分红能力。

  业绩持续下滑,股权、主业频繁变化

  与深大通经营业绩平平匹配的是,公司“城头变幻大王旗”频繁上演。

  1993年,深大通IPO并于次年登陆深交所,上市后,公司是以生产电子元器件为主体的工业企业,第一大股东为益通投资。

  上市后,深大通就开始走下坡路。其前三年的净利为0.24亿、0.17亿、0.06亿。1997年继续盈利,1998年、1999年相继亏损。

  伴随着公司的业绩下滑,公司股权开始走马灯似地变换。

  2000年上半年,深大通前三大股东为益通投资、华侨信托、运通电子。到了下半年,华侨信托持有的股权被法院裁定强制过户给华夏证券900万股、国泰君安(行情601211,诊股)证券1000万股,运通电子持有的1260万股协议转让给北京华恒创业投资有限公司。2001年4月,华夏证券将持有的900万股协议转让给中智富投有限公司。7月,益通投资将持有的2700万股协议转让给中国蓝星(集团)总公司,蓝星集团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虽然蓝星集团是第一大股东,但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之位却被华恒投资把持。

  2001年底,蓝星集团将第一大股东之位转让给上海新延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

  不过,虽然第一大股东换了两遍,但公司仍然未走出困境。2004年至2006年,公司连续三年亏损,2007年开始被暂停上市近6年。

  2007年底开始,深大通实施股改,第一大股东又换成了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,房企亚星实业将其地产资产注入,成功实现借壳上市。由此,深大通的主营业务转向房地产。

  亚星实业的入主并未使深大通摆脱困境。2013年2月,深大通恢复上市并摘帽。当年,公司仅盈利200万元,次年又陷入亏损的泥沼,2015年经多方努力实现扭亏为盈,盈利600万元。

  2015年,深大通推出高达27.5亿元的重大资产重组以挽救颓势。通过重组,公司将冉十科技、视科传媒纳入麾下。由此,公司主营业务转为新媒体传媒运营兼房地产开发的双主业。

  年报显示,去年实现净利润2.33亿元,同比大增38倍。

  重要股东股权高比例质押,推送转股搭配减持

  单纯从财报上看,经营迎来转机的深大通开始通过并购实施外延式扩张,进行产业多元化战略布局。

  2015年实施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后,当年底,公司再次停牌推进重组,拟收购深圳市速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加码广告业务,布局数字营销、影视文化等,以拓展新的业务增长点。

  不过,因为监管层对并购重组加强监管,这一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也自行终止。去年6月,公司公告称,国内资本市场环境变化较大,以及一级市场资产估值的趋势均存在不确定性,原有重组方案已不适应新形势的要求,遂决定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。

  重组终止后,或为回报投资者,公司推出每10股送6股的半年度送转股预案,可延迟至今未实施。今年1月,公司再次公告称,公司董事长提议公司2016年度分配预案,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6股。

  与该公告几乎同时出现的是,公司两大股东拟在未来6个月内进行减持。公司收购的冉十科技股东曹林芳拟减持不超过600万股、视科传媒股东夏东明拟减持不超过300万股。

  记者查询发现,今年3月2日,深大通有1443.61万股限售股解禁。3月7日、8日,公司收购的冉十科技股东曹林芳两次共减持100万股,套现超4000万元。

  此外,因债务纠纷,夏东明还有1917万股(占公司总股本5.87%)被司法冻结。

  除股权被司法冻结,公司股东亚星实业所持有公司股权43101098股股中只剩1098股未被质押融资,这部分股权占公司股本的13.19%,该公司的法人为公司实控人姜剑。而姜剑本人的持股比为21.42%,其中21.40%被质押。

  另外,曹林芳、朱兰英等重要股东均进行了高比例股权质押。

  综上所述,公司前四大股东所持股份进行了质押,所质押股份占其所持股份的比例均超过99%。

  上周,一名券商分析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,前四大股东均进行高比例股权质押,不管质押融资的资金投向何处,都表明公司股权存在变换风险。

  责编:ZB